方形(2017)-百度云网盘高清电影资源下载附种子磁力链



又名: 抓狂美术馆(台) / 方寸见人心(港) / 自由广场 / 方块 / 魔方 / 广场
导演: 鲁本·奥斯特伦德
编剧: 鲁本·奥斯特伦德
主演: 克拉斯·邦 / 伊丽莎白·莫斯 / 多米尼克·威斯特 / 泰瑞·诺塔里 / 克里斯托弗·莱索 / 更多…
类型: 剧情 / 喜剧
制片国家/地区: 瑞典 / 德国 / 法国 / 丹麦
语言: 英语 / 瑞典语 / 丹麦语
上映日期: 2017-05-20(戛纳电影节) / 2017-08-25(瑞典)
片长: 151分钟
IMDb链接: tt4995790

方形的剧情简介 · · · · · ·

百度云外链已和谐!

在线播放:http://www.magbt.net/movie/index46159.html

高清MKV版下载(只能用迅雷等BT软件下载):

方形/抓狂美术馆 The.Square.2017.720p.BluRay.x264-PSYCHD 6.56GB

magnet:?xt=urn:btih:f48af9724a10cc8ce75cfef73367f0fc03a88e9b

方形/抓狂美术馆 The.Square.2017.1080p.BluRay.x264-PSYCHD 10.93GB

magnet:?xt=urn:btih:7a436bf6386d939091d05238a900cff64719a7ad

外挂字幕资源:http://www.zimuku.cn/subs/44591.html

方形的影评 · · · · · ·

我想把对这部影片的溢美之词停留在它自身的“话题效应”上。和2017年拍出来的许多其他电影相比,《The Square》的立意和表达的观念,毫无疑问会成为人们一时间在社交空间里乐于讨论的话题。不只是茶余饭后,能够想见在更严肃的场所比方课前演讲,大学教室,或者就在博物馆自身,《The Square》中的一些片段都能够随便被拎出来拿作对当代艺术和当今社会停止深思的文本。鲁本·奥斯特伦德借此片一举摘得金棕榈,想必也是对影片这一“社会”作用的大胆肯定。另外同样值得稍加玩味的,是不同受众对这部电影定位的不同,在《The Square》还未成为“话题”自身的戛纳首映期间,观众大呼过瘾但影评人的反响却褒贬不一,由此也能够看出一些端倪。
和去年同类型的《托尼·厄德曼》相比,《The Square》无疑是一部体量愈加庞大,笔法愈加辛辣的挖苦喜剧。同样是家庭和事业两条线并进,但后者经过段落式的切割与叠加为整部影片营造出了《托尼·厄德曼》中难以企及的思想纵深。电影一上来的访谈“尬聊”,广场上对生疏人的施出援手,手机失而复得的全过程,策展推行视频和后来的致歉,高潮段落开展到失控的开幕晚宴等等……固然彼此都不直接关联,但导演全程都在有认识地提示我们,这些碎片式的趣事逸闻,皆是对现代艺术和被捆绑在这个语境下现代文化人的挖苦和敲打。在观看过程中我们是笑声不时的,但稍加停顿便知,本人的笑无非就是潜认识中对这所谓艺术和文化“伪饰”的一面不假思索的嘲弄与指责。
这些嘲弄首先盘绕主人公展开,“The Square”艺术安装所标榜的价值观和Christian在处置手机丧失过程中“本性”的暴露,为我们提醒了其博物馆长身份和对艺术概念侃侃而谈的背后言语与行为上的脱节。但是影片着眼的并不是Christian一人,除了他之外,第二大主角就是茫茫人群——这些人不一定是Christian的拥趸,但无疑是博物馆和当代艺术的跟随者,消费者。他们呈现在Christian对“The Square”项目的引见会上,被描写成一群比起项目自身其实愈加关怀晚餐什么时分开端的“吃瓜大众”;他们呈现在“The Square”的开幕晚宴上,戴着黑领结正襟危坐,屏住笑容认真“观赏”用行为艺术包裹起来的“开胃前菜”,直到一位女宾的衣襟被扯开才突破缄默;他们还呈现在博物馆“沙堆”安装(名为”You have nothing”)展厅的入口处,他们跟我们跟Christian一样都是茫茫人海中的一员,每天怀揣着各自的目的穿行于地铁口出来的广场上。
除却艺术的“消费者”(即Christian,和他背后的团队,媒体与资本力气等等)和“消费者”,《The Square》同时嘲弄和深思的是这些个体和群体背后潜在的社会语境与“思想牢笼”,“政治正确”这个母题在影片中或直接或间接地被点出,引发我们进一步考虑如下命题:对边缘群体的认知与容忍,行动自在的边境,以及现代艺术能否“无用”和缺失社会功用。简而言之,奥斯特伦德直指的是当代文化人经过高等教育和价值观洗礼之后,在更直接锋利的社会问题面前所处的为难境地,以及艺术作为工具自身对处理这一窘境的惨白无力感。开幕盛宴上长达数分钟的慌张与缄默是为难的,另一幕里面演讲人对台下无理取闹的容忍也是为难的,Christian和小男孩在楼梯上总还是达不成共识更是为难的。而无论在哪里,我们都看不到艺术作为肉体指引对这些难题有任何协助的可能。这种惨白无力与Christian式的自我沉浸构成的反差,构成了《The Square》中最旗帜鲜明的反讽元素。
在2017年,聊一聊现代文化的虚伪,艺术家的矫饰,和诸如“The Square”与“沙堆”这类安装的不知所云,一定是件讨巧的事情。而在这中间,再戏谑嘲弄一下背后的“政治正确”自身,无疑就愈加“政治正确”了。
但是,我仍旧想把对这部影片的溢美之词停留在它自身的“话题效应”上。由于,《The Square》立意上的精巧并不能让我们逃避它作为电影自身表达上的缺陷,以及由此而来的对这精巧立意自身的进一步疑心。先从剧本上说,这部电影能够说是成也“段子”,败也“段子”,《The Square》观感上的精彩很大水平上要归功于这些“段子”之间的互不关联,感官上不时的新颖刺激,是支撑我们坐下来长达140分钟却丝毫不感到疲倦的缘由。但是,这些“不连续刺激”却并没有为我们编织成一个完好和自圆其说的故事,不只是角色设置自身(比方Christian的女儿,美国女记者等),就连人物和情节背后所指的概念和寓意,也让人感到零散紊乱,缺乏整体的统一,更缺乏善恶间的均衡。概念上的锋利并不能掩盖影片在美学角度的缺乏。
其次,是人物的“木偶化”和扁平化。固然在黑色诙谐喜剧中这一现象并不少见,但作为《The Square》这样一部具有相当思辨野心的作品来说,没能塑造出几个血肉饱满的角色确实是一件憾事。不论是Christian还是伊丽莎白·莫斯饰演的女记者,他们都只是衔接剧情的工具,是奥斯特伦德剧幕中的玩偶,导演指向哪里,他们就去哪里。特别是后者,她呈现的段落根本是自成一体,与电影的内核毫无关联。
由此带来的直接结果便是,当我们试图进一步考虑“Christian们”的窘境时,会发现电影其实并没有为我们完好地描摹出他们终究是怎样的人,而他们的窘境又如何成了我们共同的窘境。当我们想要将“Christian们”的为难推行至整个社会的为难时,会发现这些人物薄弱得让这个话题无从谈起。这也是为什么个人以为从电影文本的角度来说,去年同类型的《托尼·厄德曼》固然立意不如《The Square》深邃,却做得更好的一点。父亲和女儿的角色在那部电影中愈加鲜活,有真正对话和情感,也更能让人又爱又恨。相比之下,奥斯特伦德则几欠缺了些诚意,在“话题”和“角色”的权衡中优先选择了“概念”。《The Square》中人物的扁平和笼统化,大大削弱了主题潜在的普适意义。
诚然,情节编排和人物塑造不应是评判《The Square》出色与否的最基本要素,不过导演在这两方面的选择,却胜利确保了影片足够“出彩”,叫座,和喜闻乐见。但是在我看来这些都不是奥斯特伦德在《The Square》中最“机智世故”的一点。回忆影片谈及的话题,我们不难发现,他在众多可供严肃讨论的社会焦点中,把最不痛不痒的当代艺术及其“消费者”单独拎了出来,极尽游玩和嘲弄。而这,也是《The Square》中最让我感到不安的中央。
假如说《The Square》通知我们中产阶级是如何伪善,困惑和拈轻怕重,那么奥斯特伦德呈现他们的方式自身就是对这一认知的最好注脚。外表上看,嘲弄和鞭挞“Christian们”似乎最“政治正确”,但其实认真想想只是最不费吹灰之力而已。这群人被当作“活靶子”,遮挡着许多更值得去关注的对象:社会机制的不公和失能,阶级族群间自然的不互信,行动边境背后的话语暴权等等,它们都悄然地藏在“Christian们”的背后,规避着观众时不时投来的眼光,并最终埋没在大篇幅的中产阶级自嘲与对“博物馆人”的挖苦之中。显然,为了退让于影片的“喜闻乐见”,奥斯特伦德在最该发力发狠的中央狡猾地收住了手,使得影片空有分析的框架和提出问题的智识,却短少几分进一步讨论的胆量和坦诚。
《The Square》这部电影外表上令人讨巧的立意,恰恰是它让我难以信服的中央。想必在2017年,消费中产阶级的自嘲总要比消费艺术自身更受欢送吧。但这自嘲与自我分析,和急于将“Christian们”推向风口浪尖的姿势,不过是另一轮稍加修饰的自鸣自得而已。联想到观影过程中此起彼伏的笑声,和这笑声背后随便作出的结论,我不由要问,Christian和他身后的瑞典X-皇家博物馆,真的值得这样大书特书吗?且不管这群“精英”在社会中的实践影响,也放下他们能否真正有义务和才能推进社会进步不谈,站在荧幕另一面道德制高点的我们能否真正“笑对了人”呢?
Christian所历经的狼狈,和这个社会真正狼狈的一面相比,真实是太不值得一提。假如说导演的初衷只是为了描写一群像Christian一样的“博物馆人”,而无意触碰更庞大的社会命题,那倒还说得过去。但假如立意的落脚点是后者,那么将影片中着眼的人物作为主要批判对象这一选择就显得不那么妥当了。《The Square》看似辛辣锋利,却也非常冒进和浅尝辄止,以至能够说是畏首畏尾。影片里面我们看不到Christian背后那位“老大哥”的影子,看不到整个系统是怎样“失灵”,也看不到时期能否有其内在局限,更遗憾的是,我们看不到奥斯特伦德终究能否有意去深挖和讨论这“局限”自身,或者去深挖和讨论“人性”自身。到头来,我们只看到导演狡黠地把Christian置于标本盒中央,当作这个时期的切片停止放大解剖。到头来,所谓的中产窘境,不过是这位博物馆长生活的琐碎与日常。如此的遗憾,无疑与影片资料布置松懈,“饼铺得太开”,和人物描写粗糙脱不了干系。
“The Square is a sanctuary of trust and caring. Within it we all share equal rights and obligations.” 纵观整部影片,我其实并没有觉得“Christian们”所代表的那局部人群与这句本就不存在的口号有什么相冲之处,至少从奥斯特伦德阐释的角度来看没有。退一步讲,当代艺术又何德何能需求为社会层面上的窘境与停滞不前买单呢?阅罢奥斯特伦德版本的后现代寓言,闹过笑过之后,只想套一句《Nashville》结尾的歌词作为回应,“You might say they are stupid, but it don’t worry me.”
Top